网络无广告电子小说网

网络无广告电子小说网 > 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六百五十四章 领域

六百五十四章 领域


  刘冠岑抱拳道,“许兄之文辞,唇齿流芳,何来酸腐之说。今日既遇佳友,幸何如之,前番冒昧,还请许兄见谅。”

  许易摆手道,“冠岑兄言重了,今日和诸位高朋相会,是许某的荣幸。难得这仙林城中,还有如此美景,虽住闹市,却藏深山,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好!”

  吴思击节赞叹,“倒是吴某这个东道孟浪了,有茶无酒,岂非辜负了许兄的绝妙好辞。”

  宋轻盈跳上前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宋轻盈,许兄,这厢有礼了。”说着,冲许易扶手为礼。

  许易见她面带雀斑,半蹙未蹙的弯眉好似笼了烟纱,由衷赞道,“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宋道友好品貌,幸会。”

  宋轻盈惊讶地掩嘴,笑着退开,她还从没听过有谁如此夸赞自己的容貌,这可比那些俗人高明了千百倍。

  “满腹才华,可惜是个马屁精。”小陶冲余都使传递意念道。

  余都使传意念道,“便是拍马屁,拍得如此清醒脱俗,也是绝品了。真没想到,微末小吏,倒也真是妙人。”

  小陶轻哼一声,忍不住插言道,“许道友请了,这位是我家都使大人,先前你赞了轻盈仙子,却不知又准备用什么词来夸我家都使了。”

  许易正色道,“这位道友容禀,许某不会夸人,只是实话实说。”

  宋轻盈莞尔一笑,小陶张了张嘴,却不好再辩,却见许易冲余都使一抱拳,“除却君身三尺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我要吐了,你跪舔,能不能有点底线。”星空戒内的荒魅实在听不下去了,自己关闭了通道,他怕再听下去,毒发身亡。

  饶是余都使自诩城府,也忍不住玉面烧红,实在是这家伙给的评价太高了,她向来自负姿容,也觉羞赧。

  小陶更是彻底无语了,话都说到这份上,她还能诘问什么。完全不在一个境界上啊。

  余都使左侧的英俊公子苏香君竟当众自解了白衣,换上一身素色袍子,便听他冲余都使抱拳道,“许兄此话一出,我是再也不敢厚着脸穿这白衣了。”

  众皆大笑,余都使嗔道,“苏兄也来调侃我,许道友不过戏言,苏兄作甚要使我难堪。”众人笑声越高。

  苏香君道,“今日遇见许兄这妙人,实乃苏某的造化,苏某道侣作了一幅画,让苏某给配上文字,思来想去,不过得了些平庸文字。天不绝我,叫我遇见了许兄,还请许兄助我,不然苏某还真不好交差了。”

  说着,苏香君取出一幅画来,画中一名姿容秀美的女子,正捧着水,浇着一株开着正艳的荷花。

  不远处,月亮高挂在苍青色的天幕上,清辉洒落竹林,倒映在池塘中。

  整幅画重意不重形,清冷孤寂之感,自然流露,称得上是一副上佳之作。

  刘冠岑道,“蘅芜君依旧超脱不凡,风采依旧,苏兄好福气啊。”

  苏香君得意一笑,“刘兄若是夸我别的,我定当谦虚,夸赞我家夫人,我以为刘兄夸得还不够,得像许兄学习。”

  刘冠岑连连摆手,“苏兄饶了我,我纵使才思沸腾,也想不出除却君身三尺雪,天下谁人配白衣的佳句来。”

  众人又笑,余都使道,“刘兄也太好弄嘴了,那个许易,你倒是有词没词,没词就让苏兄收了画作。”

  许易笑道,“都使大人都发话了,必须有词儿。”

  说着,他在石桌上铺开一张雪白纸笺,指头临空虚点,便落上两行文字: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残雪。

  “太美了,月如残雪,许兄,你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太美了。”

  宋轻盈抱着手臂,眼中满是华彩。

  余都使也震惊了,忍不住盯了许易一眼,对这家伙的印象好了不少。

  喜欢玩弄文字的,多多少少都信奉字如其人,文如其人。

  许易写出的这两句,实在是太清冷、悠远、妙绝了。

  能作出这样文字的人,即便没有一颗冰雪心,也绝非厌物。

  苏香君离席起身,冲许易郑重一躬,“我能想到,内子得此文字,会如何欢喜。许兄,多谢了。”

  “文字美则美矣,但感觉还缺了点什么。”

  说话正是小陶,她对许易这马屁精没什么好感,主要是她隐约察觉到都使似乎对这家伙生出了不小的兴趣,她有了危机感。

  “小陶,你今儿话挺多,明天滚回雪庐去。”余都使传递意念喝叱道。

  小陶委委屈屈地应了,也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失了体统。

  许易道,“这位道友说的不错,确实缺了点什么,那就再补上两句。”

  说着,他大手一挥,雪白纸笺上,又落下两行文字: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啊哟!”

  刘冠岑一声怪叫,激动地道,“自今日起,刘某十年之内,不言诗词文章。潜心向学,再不敢小觑天下英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这个修士很危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