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无广告电子小说网

网络无广告电子小说网 > 嬉皮笑脸 > 第四十章 浪漫之都

第四十章 浪漫之都


  石石来派出所的时候,我鼻子上还塞着一团纸巾。石石一看见我就差点笑嘴巴裂到耳朵根子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警察对我们批评教育后,下面涉及到的就是赔偿问题了。石石听明白了后,对我说,行啦,交给我吧。说完这句眼睛看了看微微又再看看我,摇头说你们真是俩事儿精,就不能安分一会儿。我拉住他说,对方有个女孩儿,是你以前的一个相好儿,你去看看吧。石石皱了皱眉说不会吧,认识的还打这么狠?

  石石和对方交涉去了,最终大家各出一部分把砸坏人家PUB的钱赔偿了,至于各自的伤,一笑了之。我无所谓,反正他们伤得比我重。

  办理完了手续,石石把我们从派出所里领出来了。车上我还问石石,你对那个女孩儿还有印象么?

  石石笑得特别得意,说那当然,那个女孩儿叫吴丹丹,是个空姐,当初我追她的时候可没少费脑子。

  石石这点特别厉害,凡是和他有过一腿的女孩儿,他心里都记得特别清楚。用他自己的话说,虽然大家都是逢场作戏,但是也不能刚从床上下来回头就把人忘了吧,那可就太说不过去了。末了还特别得意加了一句:我可是很有道德的!

  微微公司的那笔业务让她暂时成了一个小富婆。我们商量了几天,都一致认为不能把钱烂在银行里面。在讨论了若干挥霍计划后,我们决定出国旅游。

  石石知道后第一反应就是气的大骂,说我刚老实工作了几天,就又旷工。我说我不管,老婆比老板重要,更何况这个老婆还没完全到手。石石就说去吧去吧,你这人就知道挥霍,他妈高干子弟都这个德行!我白了他一眼,说我爸爸是高干子弟,我可不是,我是高干孙子弟。

  在把旅游地点定在欧洲之后。我和微微因为路线计划起了争执。我要去米兰,她要去巴黎。

  我的理由是米兰是艺术之都,充满了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瑰宝连空气都弥漫着艺术的气息。其实我心里的真正理由没说,现在正好是意甲收官阶段,我算好了日子我们去的那几天正好可以赶上一场AC米兰对国际米兰的德比大战。为了达到我的这个目的,我把那些文艺复兴时期的大腕儿们挨个说给微微听,从米开朗基罗说到达芬奇,最后我逼急了连帕瓦罗蒂这种目前还健在的老家伙都搬出来了,因为我知道微微喜欢听歌剧。可最终还是没有能打动微微。

  微微坚持要去巴黎的理由非常简单:因为巴黎是浪漫之都。

  浪漫。

  很多时候在女孩儿的眼中这两个字几乎可以压倒一切。神圣的跟宪法似的。

  我知道在我们国家,任何其他法律法规和地方法律法规如有和宪法抵触者均自动无效。

  而在微微这儿,则是任何理由和借口如有和浪漫这两个字抵触者均自动无效。

  最后我们决定用武力解决,在微微把我按在地板上捶了我几十拳后,我们终于达成了友好共识,一致决定把目标地点定在了巴黎。

  我觉得我输得挺委屈,因为她敢打我,可我根本舍不得打她。

  先飞香港,然后从香港转机再到巴黎。我们在路上用了近二十个小时。从戴高乐机场出来的时候,我们俩已经神情憔悴歪歪倒倒,活像两个阿尔巴尼亚难民。找到了事先预定好的旅馆,倒头就睡。

  昏睡了十几个小时后,我在一阵钟声中最先醒来了。

  我拉开窗帘,不远处一所小教堂正在做弥撒,钟声幽幽传来,广场前鸽子飞舞。

  穿好了衣服想出去逛逛,想了想还是决定把微微喊醒了陪我一起去。

  因为我不懂法语。

  我英语学到了6级,可是法语我只会说一句我爱你,还是微微教我的。我总不能出了门上街跟谁都说我爱你吧?

  其实我还会另外一句,可那一句更不能跟人说。那句法语也是来的时候飞机上微微教我的,那个单词发音很奇怪,说的时候需要舌头很有技巧的弯曲。我学会后就兴奋的一路不停的小声反复练习,结果微微笑得差点让空姐以为她癫痫病发作了。

  后来我才知道微微在愚弄我,她教我的那句话的意思是:抢劫!

  我走进另一个房间,把微微强行从被窝里拖了出来,然后给她拉开窗帘,大步快速走出了房间。因为我发觉,看到微微睡衣裸露出来的奔放的身子,我已经脸红了。

  我们是分开睡的。

  收拾完自己后,我们俩手拉手走上了大街。我们住的旅馆地点很好,距离赛那河只有两条街。

  微微一边走一边蹦蹦跳跳,在落叶上踩来踩去,我们一路走来,沙沙作响。

  开始我还抱怨巴黎大街上太脏了,后来才知道我们来的时候正赶上了巴黎市清洁工罢工。

  因为还是冬天,白天也挺冷。我们俩显然准备不足,冷的发抖。商量了之后决定找加商店买衣服。走了一圈后进了一家比较著名的皮装商店,我们才发现这里的同款式的皮装比国内要便宜40%!微微当时就兴奋得大呼,赚死了赚死了!拉着我把货价上的皮装挨个取下来翻看试穿,根本就不理会身后的导购小姐诧异的眼神。我们俩一人挑了一件皮大衣后,微微就用法语和人家砍价。

  微微的法语很好,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学的。

  在赛那河边转够了,我们俩坐地铁直奔艾菲尔铁塔。

  巴黎的地铁站特别干净,就是入口处牌子上那个硕大的“M”标志让我疑惑了半天,恍惚中我还以为自己是走进了麦当劳。

  地铁上我们看见了真正的阿尔巴尼亚难民。他们都是一群一群的出动,几个年轻妇女手里抱着孩子在拥挤的人群中挤来挤去,身上穿的明显和当地人不同。我低声问微微她们在干嘛?微微笑了笑,说她们中很多人,其实都是小偷。

  我们在艾菲尔铁塔下转了一会儿,拍了几张照片。我的注意力迅速被路边几个戴着小瓜儿帽支着画板的街头艺术家吸引了。我走过去,周围还围着几个驻足欣赏的路人。

  我学着其他游人的模样,小心的翻看一个画家放在身边地上的一叠已经完成的画稿。那个小胡子画家看了看我,然后居然用中文很不耐烦的对我说了一句,一百块一百块,要买就一百块!

  我当时就想笑。这种简单的素描,我们国内随便找个美术学院的大学生就能画出来,而这个家伙张口就要一百块钱,我估计他说的恐怕还是美元。微微在一旁也不高兴了,说他哪儿是什么艺术家呵,整个一奸商!看他那中文说的,不定骗了多少中国人呢!

  我们俩刚准备转身要走,突然刮起一阵大风,地上的那叠画稿一下就被吹出老远,散落得到处都是。微微忽然把我的手甩开,蹦蹦跳跳就跑去拣,拣了两张后仓促在手里卷起来,跑过来就塞进我手中的包里,然后拉着我撒丫子就跑。

  后面传来那个小胡子气急败坏骂声,他是用法语骂的,反正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我们俩嘻嘻哈哈跑了半条街,看后面没人追上来,渐渐放慢了脚步,两个人都气喘吁吁。我说你也太过分了,在国内还是一好好的良民,怎么才走到资本主义世界人就堕落了?微微白了我一眼,说我就是看不惯他那个奸商的样子。

  我们刚走过一个小巷子口,里面忽然闪出三个黑影,当头一个一把揪住我的手臂往巷子里一拉,我没有防备,踉踉跄跄狠狠撞在了墙上。微微也被逼到了我的身边。他们横过身子把巷口拦住,为首一个对我们说了一句话。

  他说得也是法语,但这次我听懂了。他说,抢劫!

  我把微微拉到我身后,正想扑过去,微微一把拽住我,对我小声说,你别反抗,这可不是国内,他们没准有枪的!

  微微神情镇定,从我怀里把钱包掏了出来,然后用法语和他们交谈。三个家伙明显很紧张,后面两个不时紧张的回头张望。微微没有把钱包给他们,只是翻开钱包给他们看,然后用法语对他们说了一大串话。后来为首那个不耐烦了,一把夺过微微手里的钱包,匆匆翻看了一下,把里面的一百多美金拿了出去,把钱包又扔还给了我。微微死死拉住我,小声说陈阳你千万别冲动,我求你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嬉皮笑脸》的书友还喜欢